Sigrdrifa菀菀

这是一个日常号。微博@__洛漓
一只新掉进游戏圈的足球狗
产出在小号,这个号用来喜欢+推荐+po日常。

一个置顶。

发文用的小号,属性都在这了

洛漓。:

你好,我是菀菀的小号,一个拖延症低产写手。


大号 @Sigrdrifa菀菀 主要是红心蓝手一些喜欢的粮,这个号产出。


微博发文号:Sigrdrifa菀菀;日常号:__洛漓


【目前吃的cp】


守望先锋:麦克雷x法老之鹰、源氏xD.VA、死神x天使、半藏x美


楚留香手游:all云BG(主推暗香x云梦)、武当x华山BG、少林x沧海
原随云x金灵芝、昭飞x溪云、谷鸣轩x兰绮云、黎端凌x白羽
蔡居诚x你(云梦)、方思明x你(暗香女)


高三缓慢填坑中。

行歌了解一下√

鹰-杰西不足:

【偷懒警告】强行塞到一起。根据小伙伴的文强行脑洞的图。

共你百年暮昏 到白昼,
依山临水 景看旧,
而你美胜 山水万筹,
尽入一人眸。

【麦克雷x法老之鹰】行歌 Chap.1

小号产出。

皎月冰卿。:

【让我们彼此分享互相陪伴吧,
一起面对人生这一刻的孤独吧。】


这是一条漫长的路。


人烟稀少,更不必谈车辆。麦克雷干脆单手操控着方向盘,另一只手中是牛皮纸包裹的半个牛肉汉堡。他用余光瞥了眼副驾驶上摆弄着相机的年轻女子,对方毫不在意麦克雷时不时投来的目光,只是专注于自己的事。


麦克雷不是什么真正的司机,运的更不可能是正规的货物——装在箱子里的都是些枪支弹药。至于为什么同意让这个女人搭顺风车,他将此归结为大脑短路。


法芮尔,年轻女人的名字,说话时带着些不属于这个国家的口音。她自称是一名摄影师,来美国为自己的第一本影集寻找素材。不过这些话有多少是真多少为假,麦克雷没有心思去追究,至少一开始同意她上车是不忍心让一位美丽的女士顶着烈日在尘土飞扬的路边站太久。


那时候法芮尔一个人站在路边,白色紧身背心外罩着件黑色皮衣,脚边放着只小行李箱,伸出手拦下了麦克雷的车。对方的目的地和自己的一致,麦克雷便答应了法芮尔的请求。


当然,他并没有放松警惕,谁知道这个女人是不是来钓鱼执法的,麦克雷下意识碰了下别在腰间的“维和者”。


出乎意料,法芮尔对于麦克雷的身份和运的东西似乎没有丝毫兴趣,最多也就是问了句他为什么在车里还坚持戴着牛仔帽。大部分时间两个人都在沉默,一个默默抽着雪茄;一个摇下车窗不时拍上几张,偶尔让麦克雷停车,直接推开车门靠近了拍些什么。


这时候麦克雷就倚在车门上,抽着雪茄注视着法芮尔的背影,然后看眼手表提醒对方该启程了。


他们白天赶路,待黄昏时分或是天幕上已缀上星子时随意找间旅店或零星的人家借宿。有一晚他们不巧驶入了荒漠中近似无人区的地方,片刻沉默后麦克雷主动提出去睡车斗,将小货车的后排座位让给法芮尔。


那晚牛仔意外地失了眠。麦克雷把原本挡着脸的帽子拿来,凝视着深蓝夜空中闪烁的星。沙漠昼夜温差大,一阵凉风吹散了他刚有的睡意。他跳下车斗,走到车前,轻轻拉开驾驶室的车门。


法芮尔侧躺在后座熟睡,半长的黑发散在胸前和有些磨损的皮制座位上。麦克雷不想惊动她,只是解下自己的披风,尽可能轻地盖在法芮尔身上。


然后麦克雷回到自己这晚应该待的地方,少了件织物的阻挡让夜晚的凉意更加清晰。麦克雷笑了一声,心中暗嘲自己刚才莫名的关心举动。


道不同不相为谋,他告诉自己。法芮尔终究是正常世界的姑娘,而他的人生早已同黑暗紧密相连。等把法芮尔送到她要去的地方,他们就应该分开,永远不再见面。


这是对他们而言最好的结局,麦克雷胡乱想着,终于沉沉睡去。


再次醒来时太阳早已升起,麦克雷眯起眼睛,却没有感受到刺目的阳光。麦克雷睁开眼,法芮尔背对着他,坐在他正前方为他投下一片阴影,一旁整齐叠放着他的披风。


“醒了?”法芮尔回过头,散在肩上的黑发随着她的转身轻轻扬起又落下,麦克雷暗暗惊讶于他竟会在意这些细节。


他坐起身来,瞥见对方的腿上放着个速写本,上面有铅笔涂抹的痕迹。注意到麦克雷的目光,法芮尔合上本子,起身灵活地一跳,越过车斗稳稳落在地面上。


“我查过地图了,顺着这条路继续前进,我们下午就能到地方。”她眨眨眼睛,将速写本藏在身后,麦克雷也配合地没有多追问下去。


现在,麦克雷将手中包装纸揉成一团扔在一边,远端有一个他十分熟悉的小型货运站——他这次送货的目的地,也恰巧在法芮尔要去的地点附近。


麦克雷把车停在货运站前,法芮尔偏过头来注视着他,脸上带着些许笑意。


“听着,艾玛莉小姐,也许你并不喜欢别人这样命令你,但我还是有责任叮嘱这样一位美丽的姑娘……别笑,我认真的。”


“嗯?”法芮尔已经解开安全带且侧倚在车门上,示意他接着往下说。


“这里很危险。”麦克雷一本正经的样子让法芮尔感到些不适应,“你就待在车里,把门锁上,我很快就会回来,然后送你去你的风景区……”


法芮尔打断了他的话。


“我改主意了。”她突然直起身,向着驾驶位凑近,一下子拉近了两人的距离。“你做我的专职司机如何?交完这批货物之后?”


麦克雷愣住了。


在他的思维中,他们只是萍水相逢的两个略有缘分的陌生人,应该于到达目的地之后分道扬镳,各自天涯,再不相见。


“等一下,法芮尔,我觉得我们有必要探讨一下这件事。”麦克雷没留心到自己直接称呼了对方的名字。“我不是什么专业接待游客的司机,更不可能是导游。我可以让这里的老板给你联系一个可靠的当地人来给你做向导。一会我回来之后咱们就两清,然后各走各的,如何?”


在麦克雷说这段话时,法芮尔只是一直用她深邃的金色眸子盯着他,以至于最后他的声音越来越小。


法芮尔没有回应,一时间两人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你开个价吧。”


她终于开口了。


“什么?”


“你说个价钱,就当是你给我做专职司机的报酬,算上你的误工费。”


这真的跟钱没关系啊,麦克雷闻言直接砸了下方向盘,喇叭发出一声突兀而刺耳的嘶鸣,扰的他更心烦意乱了。


出于两人的身份差异和对对方的那些未知,麦克雷知道自己应该拒绝,可他发现自己说不出任何一个拒绝的词语。


“算了。”他长叹一声,重重靠回座椅上,一只手从杂物箱里翻出来一张有些破旧的地图。“把你要去的地方标出来,咱们明天就走——钱什么的到了再说吧。”


法芮尔的眼神从惊诧到带了些感激,她抬起手臂似乎想拥抱麦克雷,又在犹豫后收了回去。


最后,她只轻轻说了声“谢谢”。

Marco Reus.

【授权翻译】A Day to Remember(1)

第一次试翻译,发在小号了

皎月冰卿。:

授权图手机放不了_(:з」∠)_微博有
设定是麦克雷与法拉的婚礼


-


作者的话:当我知道@escapefrommetalgear的婚讯这个美好的消息时,我知道我必须要为她和她的丈夫准备些特别的祝福。


所以我为她最爱的cp麦法写了一个关于婚礼的短篇故事,很快写到了2800个单词。我也加入了一些76天使的部分,因为这是另一对我们都吃的cp(我非常喜欢加入这对cp的点子)


希望你们喜欢这篇文章!


(译者:这是我第一次尝试去翻译一篇同人文,英文水平不佳所以有些地方可能会很生硬。不知道怎么翻译的我会直接保留原文。最后再次感谢原作者的授权!)


烈日高悬,但沙漠里的凉风让在离阿努比斯神殿不远处的吉萨大酒店准备参加婚礼的人们带来了还算清爽的空气。不过对于正在等待宴会开始的某位男士而言,紫外线并不是他主要担心的东西。


穿着全套西装,脚踩一双高筒靴,戴上漂亮的牛仔帽。杰西·麦克雷第一百次调整了他精致而昂贵的领带,然后从他的镀金腕表上看了看时间。


11:58


差不多是正午了。


麦克雷讽刺地笑了下。是法芮尔坚持在那个确切的时间举行婚礼。尽管只是一个简单的念头,但是他还是忍不住细想,他要结婚了。


要与他携手一生的不是别人,正是法芮尔·艾玛莉。


麦克雷想的越多,越觉得法芮尔嫁给他不值得。她是那么充满正义感,固执倔强又美丽至极,这些都让他觉得自己配不上她。麦克雷从自己身上能看到的一切都在告诉他,他是个肮脏的人,只能从一次次用枪声为这个世界清除那些渣滓时获得唯一的救赎。而法芮尔对自己这个失败者的深爱带给了他最光明的希望。


有人抓住了麦克雷的胳膊。他尝试挥开,却发现对方并不是紧抓着不放。只是来自一个温柔的女人的一个表示友好的手势。



将一只手放在他胳膊上的是新娘的母亲,安娜。麦克雷低头看着这位虽老去却依然坚韧的夫人。她一直站在他身旁,一身深蓝色长裙,只露出已有些皱纹的手臂。在她头上,纱巾遮盖住了她大部分头发,只露出她的那一根银色发辫。只要有安娜站在那里,麦克雷就充满了信心使他能够站定,且不会因为羞耻而逃跑。


安娜注意到有一滴汗水出现在麦克雷的额头上。


“怎么了, 杰西?你害怕了?”安娜问道,用一张餐巾纸替他擦干汗水。


“没有什么能躲过你的眼睛,安娜!”麦克雷回答。


“你会没事的。法芮尔爱你。她信任你,就像我信任你一样。”安娜用一种谨慎但坚定的语气告诉他。


然后她瞥了杰西的手表一眼,补充道:


“猜猜现在是几点了?”


豪华的婚车在12点整抵达,停在通道的尽头。来自海力士的装甲警卫们立正举枪欢迎他们的上尉,而她正准备走下车来。


每位来宾都站起身来,转过身去注视着新娘从车里走出。在她身边的是伴娘们,天使与猎空,她们穿着缀有金色饰物的蓝色连衣裙。在新娘方一侧的长椅上坐着整个艾玛莉家族的人,和法拉穿着海力士制服的同事们。在新郎一侧站着作为伴郎的士兵76与源氏,守望先锋的成员们坐满了属于杰西的家属的那些位置。


.


在莱茵哈特帮助新娘从她的“马车”里走出时,婚礼进行曲开始奏响。


她就在那里。

咱们有微博主页啦!
ID:守望先锋麦法主页_正义已到
欢迎大家来投稿一起吃粮哇!

同好QQ群建好啦!

如题,大家可以一起聊脑洞啊约开黑什么的_(:з」∠)_
已经好啦!小可爱们来一起呀!
企鹅群号:727785283

【有关《第五人格》】它是抄袭游戏啊你们不知道吗

紫杀:

我对妹子没有敌意所以不打tag了,写文辛苦,挺好看的,但是我说的就是冬叉tag里那篇奇异铁。老p安慰我说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劝我不要就这么自绝于社会自绝于人民,他原话是公众是个什么狗屎样子你原本不知道吗?我知道,我知道,我一直知道,但该炸还是得炸的。你看我的三观很奇怪的,我坚持正确的事就得有人去维护,错误的事就该有人说操你大爷,否则两百年后人类没法进入质量效应那样的高度发达社会的,碳基文明绝对会跑偏。虽然我一直喜欢那些不断做错事的人物和角色,我同时坚持他得因为这个受苦,没别的,必须这样,因为一啄一饮,报应不爽。所以骂还是要骂的,喷还是要喷的,首先说声对不起了,不是因为我说这件事而感到对不起,而是因为我拿这篇文举例了。


——第五人格不是他妈的抄袭杀鸡吗?它给钱了吗?买版权了吗?澄清过吗?我简直震惊,我还以为这是人人皆知然后大家都会拒绝玩它?难道还是说根本不在乎就是抄袭了还是喜欢,以及就是因为抄袭了才喜欢?


好的我现在知道了大家只是不在乎。玩游戏就好了,游戏好玩就好了,反正杀鸡禁播所以国内人气少,反正我们网易游戏人气足,大家不会在意的。但这已经不算山寨了,这完全是抄袭啊!


真是太贱了。我感觉如此的魔幻现实,仿佛看见有人聚众吃屎,还用屎来写同人文,在文后还呼吁,屎贼好吃,请大家都来吃。


这样一款直接把杨教授电疗写进游戏模式里面进行抨击的游戏,真的,我对它好感一万点。你知道什么事真正的魔幻现实吗?在国内已经没人讲这件事,人家的学校照开,公众的关注如同一贯的那样对苦难和不对劲只有三分钟热度,转头就开始继续在流行文化和明星脱单里面娱乐至死,一款游戏内容是幸存组队从变态杀手手底下逃脱的游戏,征集了玩家大量反应后,把教授编进了屠夫行列里,这几乎算是宣战。然后这游戏就在全平台被禁播,然后就有这个国家的流行文化上的大佬出来,抄袭它做出来个手游赚钱。然后这群同样之前表现得忧国忧民的家伙大呼手游真好玩,真棒。


我最近情绪比较脆弱,反正我觉得是英雄因为坚持自己的道义而被国王砍了脑袋,然后被大佬捡了人头拿到城镇广场上,心想反正他死了,倒不如最后为民众做点贡献,然后拿人家脑袋当球踢踢一次收两个铜板。然后所有人都很开心,我敢保证你去问他们,他们还会说管你鸟事,怨你打扰了他们的兴致。娱乐至死,朋友们,娱乐至死。现在说第五人格抄袭的声音都被淹没在对这款抄袭手游的竞相安利里,不过为什么不呢,让我们开心起来嘛,开心事最重要的。


你们他妈的全有病。以防你们不知道,告诉你们这件事。这世界病得可以,你们全是蛀虫。


我现在就希望Starbreeze Studios能把网易游戏告到破产,即使我真的很喜欢他家的产品,云音乐和lofter。但只有这样做才能让国内这个风气感到疼,记住,下次再这么干的时候才会有所顾忌。我这叫tough love了,你看我都不骂腾讯,一是腾讯现在有钱了偶尔还买买版权,二是我已经接受了大佬就是那种吃相。我可能超级受不了的点就是网易这个总爱打文青牌的大佬步入了腾讯早期的一模一样的模式,毕竟fast money,来钱快,自己做东西哪有直接抄袭来得方便对吧,能抵御住这种诱惑的企业太少了,市场首先就不答应。


……但错的还是错的,即使它变成常态,也是错的。我希望大家不要忘记。只有不要忘记,才有那么一点点机会,在未来把这错误纠正过来,否则一点希望也不会存在了。


第五人格是抄袭游戏,它没有版权,没有给黎明杀机一分钱。三点,一,它其实就是在偷黎明杀机的钱。二,它把玩家当白痴耍,第五人格玩家和黎明杀机玩家。三,有种抄袭照搬,没种把杨教授的部分也一并抄过来,哈哈,有种你搬,你搬了我还能找出个理由说你一句好话。


我很随和,不会因为你玩抄袭游戏就跟人绝交,不会因为看问题方式不同就疯狂撕人,我对朋友也有tough love,如果我关心你我会骂你,仅此而已。

今天电玩动漫节扭到的所有扭蛋里唯一能凑成喜欢的cp的……
非洲人不要碰扭蛋机【强颜欢笑.jpg】
以及有个救生员麦x人鱼法拉的脑洞想写啊……有同好来一起聊脑洞吗QAQ